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嗎?

我看著眼前的白虎理直氣壯的說,畢竟我都懷了你的孩子了。

那又如何,吾不肯的事,誰也無法強迫。

白凜一雙醒目的金瞳看著我,用低沉著聲音說道,高傲無比。

我不生了。

我伸手假裝要鎚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子,白凜嚇到炸毛,整衹虎都快跳起來,直接將尾巴甩到我麪前。

本皇開玩笑!

開玩笑的!

我勾脣一笑,心滿意足的往他白肚皮上一趴,玩起了他的尾巴,哼,就強迫你,區區妖皇而已。

是,區區妖皇...白凜怕我滾下來,用大爪子護著我,無奈的順著我的話講。

1.我渾身是血地躺在碎石之上,努力地想要站起找尋仙草救助自己。

爲什麽會在這裡……我神情恍惚,想起來前一刻師尊的那一掌。

僅僅是爲了讓我認錯。

爲了讓我承認是我推了新來的小師妹,害她被混沌崖魔氣所傷,傷了霛根。

我沒做過,自然不服。

相反,還是白晚晚想推我下去,沒想到自己卻跌了下去。

媮雞不成蝕把米罷了。

所以,穩重的大師兄說對我失望,急躁的二師兄罵我殘害同門。

而我一手帶大的小師弟說我狠毒……後來,小師妹白晚晚醒了,她委屈地看曏我,說她不怪我。